你好嗎

你好嗎? 這句人家天天對我說的問候應該是最簡單回答的問題,對不對? 可是這句對我來說是最難回答的問題. 原因是我患了慢性躁鬱症而大部分的時間會有一點憂鬱. 我吃藥對我的疾病有些藥效讓我能上班, 能參加活動, 能過所謂的正常生活. 不過藥物並沒有完全醫治我的疾病. 抗憂鬱藥的確減少憂鬱,但它同時也減少了喜悅, 熱情,和其他好感所以人們問我好不好時我真的必須想很久才能給正確的回覆.

我發覺有三種會問這個問題的人. 第一種其實根本不在乎我好不好. 比如說我去麥當勞點午餐的時候, 那位手腳充滿寫  “yo mama” 或一個他看不懂中文字刺青的年輕人. 他開窗戶並對我說 ”你好嗎, 6元55毛錢” 的時候---我相信他腦海裡面根本不會去想一想他問的話. 第二種會問"你好嗎"的人是那種想要問候, 但覺得太忙, 沒時間聽一聽我個人無聊的事. 他只是為了客氣才問候. 有可能這種人中有的真的關心我不過我如果回答超過一兩句的話他會不耐煩地對我說聲 "加油" 的話然後心裡都想著 ”愛莫能助” 地趕快閃人.

第三的人就是像我母親, 我妻子, 好友, 或其他真的關心我的人. 也不一定是家人而已. 有時候他們在工作. 有時候在學校. 還有時候是剛遇到的陌生人. 這些體貼的大好人問這句 ”你好嗎” 的時候, 他們真的想要知道我好不好. 可惜的是我感覺憂鬱的時候很少有心情說出我的感受. 還有的時候我不好意思在某種氣氛提出來我真正的心情.

我覺得這個問題真實的回答可以幫助人們更了解一個憂鬱病患的心理. 有一次我在學校的時候一位朋友問我好不好. 我對她說冷漠 “很好” 後, 她就看我一眼並說, ”你說你很好是真心回答還是為了不想對我說真相呢?” 當時我很感動. 她真的想了解我的心情. 於是我就想到了其他關心我的人. 他們也真的想要了解我的心事, 也就是說他們想對我表達愛. 只不過我很少給他們機會. 為了這些人我現在要回答這個對我來說是最難回答的疑問.   

我好不好… 現在我的生活情況是這樣: 我有鍾愛我的美麗妻子. 我們結婚已經27年了. 她對我付出的努力和忠信是每一個男人最渴望的. 她的心裡面都是希望她的丈夫和孩子們是快樂的. 她天天忙著服務家庭. 我們生了兩個小孩. 他們與父母的關係非常親近不會吵架也喜歡花時間一起聊天活動. 我們家裡的氣氛大部分的時間是快樂和諧. 天天一起吃晚餐, 常常一起旅行,, 還有每天一起祈禱. 我的工作是穩定的. 從外表來看世界上大部分的人若有像我這樣的生活情況的話, 問他們好不好應該是最容易回答的. 是他們的話一定會說: 好的不得了! 可是我自己頭腦裡面的化學不良或者說不平衡. 身與心健康是金錢買不到的也是別人無法送給我們的. 所以雖然我的生活情況那麼好我的心情常是悶悶的, 愧疚的, 小自信的, 困擾的, 或沒有精神的. 我最想念的就是能感覺愛能感覺喜悅能感覺熱情. 我的憂鬱症都讓這些生命最美麗的感受且對正常人來說最自然感到的感情從我心中漏掉. 這是為什麼你問我好不好時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應該是一切非常順心, 但其實一切順…除了心.

有一次我的岳父問我好不好的時候我就對他說  “如果快樂是蛋糕的話, 我有一切所需的食料. 問題是我的心不會烹飪.” 我當時沒有問他但我後來想到如果一個人有蛋糕的一切食料但是不會烹飪的話, 他有蛋糕嗎? 也就是說我的生活一切都很好只是我在心裡面感覺不到好, 那麼我好嗎? 我的岳父很有智慧. 我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差一點能聽他溫柔的聲音對我說:“你的妻子, 孩子, 家人, 朋友們都懂得烹飪, 他們能幫你做蛋糕並讓你嘗嘗美味. 即使你感覺不到生活的好, 你還可以透過他們的快樂而知道你自己快樂.盲人看不到拱門國家公園的壯觀拱門, 但是透過別人的形容盲人還可以享受拱門的美麗.” 

想好了這些後我就決定如果你問我好不好的時候, 我可以誠實地回答, 我因為你的愛就非常好, 謝謝! 現在也想請問… 你好嗎?